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刻之痕 第一百五十章:勇者拯救世界的故事永远不会过时

2020/01/09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刻之痕 第一百五十章:勇者拯救世界的故事永远不会过时“提尔-赛琉斯!”奥顿与柯丽雅同时叫出了同一个名字,不同的是,前者是惊恐,后者

刻之痕 第一百五十章:勇者拯救世界的故事永远不会过时

“提尔-赛琉斯!”

奥顿与柯丽雅同时叫出了同一个名字,不同的是,前者是惊恐,后者则是惊喜。

几乎在林秋身影消失的同时,橙色的火焰在柯丽雅面前凝成了一条巨蟒,刺向柯丽雅的铁剑顷刻间化为了铁水,骑士们赶忙松开各自的武器,以免引火上身。

将刻痕力化为火焰,其强度会呈几何倍地提升。

奥顿不由想起了林秋在大战时创下的惊人战绩——击杀三名圣殿后,又力敌一名刺客公会的元老。

“摆阵!”

见巨蟒扑向他们,骑士们倒退数步之后,他们的刻痕力聚成了盾牌的形状,阻挡在了奥顿面前∞蟒撕遗骑士们的防线,一时间宝库地动山摇,仿佛随时都有塌陷的可能,奥顿体内的刻痕力此刻更是不要命地修补着被撕烂的防线。

僵持约莫持续了数秒后,巨蟒才最终被他们的刻痕力蚕食殆尽,而他们的防线也变得千疮百孔。

奥顿的脸色却并未因此缓和下来,当火焰散去,他分明看见了众人面前的林秋。他还未来得及开口,深海便划出一道橙芒,厚重的盔甲轻易被剑锋穿透,骑士的鲜血溅得他浑身都是。

柯丽雅同样愣在了原地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觉得林秋出剑的背景与会长重合在了一起。她终于明白初遇林秋时那微妙的恐惧感的来源了——那是刺客公会成员对于会长本能的恐惧。

“这是会长的剑技!”她喃喃自语。

“我不太主张对同国的骑士刀剑相向,但是这些能毫不犹豫地对昏迷小姑娘下手的人,已经算不上骑士了吧?”林秋收回剑,冷声说道。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仅仅过了不到数分钟,直到听到深海入鞘的声响,奥顿才回过神来。他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马福亚家族精锐的骑士团,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被全灭了?

在路上偶遇雷迪斯之后,林秋便飞奔而来。

“我个人比较讨厌对外不出力,专门在暗地里对自己人捅刀子的人。”

马福亚家族之所能在大战之后异军突起,是因为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加入过战斗,大战结束后的几天,他们先是暗中摧垮了弗朗次家族,现在又将目光投向了卡纳家族的宝库。

“那么你呢”

沉默许久的奥顿忽然说道:“联合刺客公会的残党,这件事如果传到王室那里,会怎么样呢?”

刺客公会的入侵造成各大贵族不可估计的损失,帝都对刺客公会的仇视早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这件事传出去,提尔-赛琉斯之名很有可能瞬间从英雄变成过街老鼠。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林秋面色如常:“你敢在卡纳家族的宝库暗杀下一任家主,说明这件事除了你之外没人知道吧?”

他的右手从深海上挪开,转身走向昏迷不醒的艾琳——“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院长的,一上台就施行暴政、趁战争之力铲除异己

,更关键的是连自己被砍了都察觉不到。”

奥顿脸色一变,右肩处传来一阵刺痛,他难以置信地低头望向自己右肩溢出的鲜血。

“放心,你捡回一条命。”

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留着山羊胡的男人懒懒散散地嘀咕道:“是因为现我来了所以故意刺歪了么?”

“只是手不心抖了一下。”

来到艾琳身边的林秋探了探对方的呼吸,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黑色的剪已经恢复如初,只是她眉头紧蹙,仿佛正经历着梦魇一般。

捡回一条命的奥顿突然了疯般指着林秋大吼道:“拉莫夫阁下,提尔-赛琉斯联合刺客公会的残党,试图”

柯丽雅目瞪口呆地盯着被拉莫夫重拳砸得昏死过去的奥顿,在下手之后,那个懒散的男人无辜地抚了冈己的山羊胡,解释道:“因为被人当成了蠢货,所以情不自禁地就下手了。”

他的另一只手在衣服中摸索了许久,取出了一个刻有圣印的卷宗。

圣印,意味着圣女亲口下达的命令。

拉莫夫丝毫不管奥顿能否听见自己的话,打开卷轴无精打采地宣读起来:“介于你在塔楼学院的所作所为,在学院中枢与拉莫夫-兰斯洛特的谏言下,奥顿-马福亚你已经被免职了。”

“真是的,你们这群小鬼一个比一个麻烦,那个叫苦艾尔的家伙和我唠唠叨叨地说了一早上,晚上又不巧撞见了你和刺客公会的残党串通一气的画面,请体谅一个带薪休假的大叔啊!对了,你是叫柯丽雅吧?”

宝库的地面忽然出现了几个深坑,骑士们的尸体也随之被埋入了地下。

拉莫夫弯下腰扛起奥顿。柯丽雅身子紧绷,在对方眼神的锁定下,她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提尔小哥,一上了年纪果然就会变得老眼昏花,有时候连谁是刺客都分不清了。”

柯丽雅一愣,林秋这时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了对方抛来的重物。

她低下头,艾琳略显苍白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你确实眼花了,大叔。”

完成这一切之后,林秋伸了个懒腰,率先朝宝库外走去:“这里并没有什么刺客,只有一个阻止了邪恶院长的食人族勇士。关于比克大魔王复活的事,你也可以不用操心了。”

“比克大魔王?”

拉莫夫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我会把它写进工作报告里的。”

深夜,一个女子飞奔在卡纳庄园之内,她熟练地避开了打着瞌睡消极怠工的护卫,停在了一个房间前。

她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并将怀中的少女缓缓放在了屋子正中央的大床上。她缕开少女额间散乱的刘海,驻足半晌后,她为对方盖上了被子。

“我之前碰巧遇到了拉莫夫。”

她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时,苍老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穿着黑色长袍的老者倚在墙边,对她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有关你母亲的事,就跟我来吧。”

“你又跑去哪了?”

林秋刚一来到庄园门口,艾丽莎就迎面向他走来。

明月高挂,此刻的帝都寂寥无声。

“这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了”

艾丽莎忽然展颜一笑,惊艳的笑容震了林秋一下:“没关系,那就慢慢说吧。”

林秋轻咳一声,认真地说道:“唔这是一个关于勇气与希望的故事。”(未完待续。)

[记住址.三五中文]

丹凤县中医院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云南的癫痫病医院
泰州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宁波癫痫病治疗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