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人云凤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妈妈回家探忘生病的亲戚回来便跟我说:“人云凤跟她叔叔跑啦。”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便重新问了一遍:“谁?跟谁??怎么了???”老妈又重复了一下:

妈妈回家探忘生病的亲戚回来便跟我说:“人云凤跟她叔叔跑啦。”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便重新问了一遍:“谁?跟谁??怎么了???”老妈又重复了一下:“人云凤,跟她叔叔跑啦,私奔啦,就是你那个小学同学人云凤。”说完老妈又补充了一句:“真是做孽啊!”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我相信人云凤能做出跟人私奔这样的事来,但没想到她是和自己的叔叔私奔,那可是亲叔叔和亲侄女啊!人云凤啊人云凤!    那时我九岁,侄子也九岁,三姐十岁,我们都在三年级,和人云凤在一个班。人云凤性格镖悍,长的也凶神恶刹,像个男孩子,一看那面相就不是省油的灯,人云凤的妈妈生活不太检点,她爸爸长期出外干活,她妈妈便跟村里一男人勾搭上了,人云凤便经常被拒之门外,无论炎寒,无论酷暑,我们经常看见人云凤或哆哆嗦嗦的或汗流满面的徘徊在门外,抑或孤独的缩在某个角落。于是,破鞋啊,婊子啊等等一系列难听的字眼便在村里人嘴里传开,这些不雅的字眼被强行贴在人云凤妈妈身上,已经八九岁的我们虽然不懂男女之事但已经能听出这话背后的讽刺意义,偏偏小孩子的嘴又闲不住而且没轻没重,于是,我们又把这一系列懵懵懂懂的字眼在人云凤面前哼哼哈哈地念了出来,人云凤不干了,她没有因为她妈妈为自己快活把她拒之门外而生气,倒为我们对她妈妈的羞辱而发怒发狂了,我的脸上首当其冲的挂上了她长长指甲留下的红血花。  我便哭哭涕涕的把这事告诉了侄子和三姐,于是,我们三人同仇敌恺的去找人云凤报仇,事实证明,我们大大低估了人云凤的实力,三个人加起来还不敌她一个,从小受爸妈告诫不准打架,不准惹事的我们也只能在嘴皮子上耍耍功夫,真正打起架来,谁都不敢出手,可人云凤就不同了,她手嘴并用,灵活而熟练的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红红的纪念杠我们三个人被打的落花流水,从此才知道人云凤不是好惹的,但知道的为时已晚,人云凤和我们彪上劲了,我们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我们再不敢说一句她妈妈的不是。  更倒霉的是我们几个家在村子中央,人云凤的家就在村子东头,而我们上学必须要经过人云凤的家,这就为人云凤提供了报复我们的便利条件和有利时机,人云凤很聪明,她总在我们放学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我们前面跑回到家里.骑在大门垛子上居高临下洋洋得意的看着我们慢慢走过来,然后以各种难听的话刺激我们忍受的极限,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战争爆发,我们脸上一次又一次挂花。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败下阵来,后来,我们宁愿绕后山坡多走一里多的路回家,也不愿意,不敢再去和人云凤发生正面冲突。  再后来,一天放学回家,我们回家的路上,远远的便看见两个男孩子在打人,过去一看,正是人云凤,她脸上已经挂了花,但一直紧闭双唇,一生不吭。看到此时狼狈的人云凤,我心里升起一阵快感,终于有人替我们收拾人云凤了。我止高气昂的对三姐和侄子说:“看,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也怕不要命的,人云凤也有今天啊!”三姐却皱皱眉头,出乎意料的对我和侄子说:“赶紧上前帮忙救人云凤。”对于大我一岁的三姐,我向来是言听计从的,耳侄子也听姑姑的,于是我们上前帮忙拉开了人群,扶着挂了花的人云凤往回走。  事实再一次证明,三姐这次申明大义的举动是多么的正确,人云凤主动和我们冰释前嫌了,而且我们还变成了朋友。变成朋友后,人云凤对我们很好,她经常把她爸爸从外地带回来的各色点心和糖果分给我们吃,还会毫不吝色的把她爸爸讲给她的外界奇闻趣事讲给我们听,而我们也会在人云凤又一次被拒之门外时把她拉回家里玩,躲过那让她不得不迷茫彷惶的小段时间。  又过了一年,我随爸爸妈妈搬到了镇里,转到镇里上学,那个年代还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小学的我们还不会写信,于是我们渐渐失去联系。  从镇里次回老家已经是三四年后,三姐说人云凤早在两年前就不上学了,她爸爸发现了她妈妈的出轨行为后狠狠的打了她妈妈一顿,在她妈妈千哀万求,痛哭流涕的忏悔之下才让这段婚姻得以继续下去,这件事闹的满村风雨,成为上到没牙的老人,下到光屁股满地跑的孩子们茶余饭后的的笑柄。倔强的人云凤不再去上学,去城里打工了。  我上了初中,高中,大学,人云凤离我越来越远,渐渐在我的脑子里慢慢消失贻尽。直到妈妈跟我说人云凤跟自己的叔叔跑了,私奔了。才又记起儿时那一脸倔强的人云凤。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都经历了什么。我脑子里对人云凤的那点印象还定格在儿时,现在,我脑袋里一直回荡着妈妈的那句话“人云凤和她叔叔跑啦,和她叔叔私奔啦,真是作孽啊!” 共 18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硬而不坚的治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哪里好
标签

上一页:窗外12

下一页:采莲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