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父子失散18年 “神笔警探”帮他画像寻子

2019/01/11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父子失散18年 “神笔警探”帮他画像寻子“神笔警探”帮他找儿子 本报读者与儿失散18年 看到报道求助“神笔警探”为他模拟画像寻子神笔警探

父子失散18年 “神笔警探”帮他画像寻子 “神笔警探”帮他找儿子 本报读者与儿失散18年 看到报道求助“神笔警探”为他模拟画像寻子神笔警探和杨天健夫妇“神笔警探”画的杨红春肖像。“神笔警探”画的杨彪肖像。 6月20日下午,坐了3天硬座的杨天健一下火车便迫不及待地想见到“神笔警探”林宇辉。林宇辉理解夫妻俩思念儿子的心情,他看完两个孩子的照片后立刻动笔,从当天晚上一直画到凌晨3时,根据夫妻俩描述的孩子细节特征,反复改了几稿,花了8个小时才将画像完成。看到画像的那一刻,妻子冯光碧抱着孩子的画像哭了起来,还说“儿子,让妈妈抱抱”,仿佛被拐的儿子就在眼前。 18年前,杨天健的父亲杨长金在武昌火车站带着两个孙子回四川,轻信了人贩子的话,导致孩子被拐走。18年间,冯光碧一直在原地等待,她不敢搬家,也不敢换手机号码,一直住在四川广安的老屋中,就怕儿子回来寻亲时认不出来以前的老房子。“我相信儿子肯定能认出来,这是他们生活过的地方。” 妻子冯光碧说,她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找回儿子,见他们一面,再苦再累也不会放弃。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 杨长金今年80岁了,皱纹已经爬满了他的额头,头发也白了一半。18年来,老人无时无刻不在深深的自责之中,整天长吁短叹。“我当时就想喝毒药死了算了,但亲戚们劝我说,你死了孩子也回不来,还不如把工夫花在找孩子上。”老人操着一口四川方言,泪水从他指缝中流出。 被“老乡”拐走两个孙子 杨天健是杨长金的儿子,在家中排行老三,妻子冯光碧1994年、1995年分别生下了杨红春、杨彪两个儿子。1998年,夫妻俩结伴到东莞打工。2000年2月的一天,元宵节刚过,妻子冯光碧就从广安带着大儿子杨红春往武汉赶,当时,小儿子杨彪正在东莞和杨天健团聚,他们在武汉碰头。 2000年2月26日,杨长金到武昌火车站买火车票,当时他牵着两个孙子,买票非常不方便。正好买票时,有两个操四川口音的中年妇女和他套近乎,夸两个孩子长得好,虎头虎脑,在异乡遇到老乡,让他感到很亲切,也放松了警惕。两位妇女主动提出,可以帮老人照顾孩子,让他去买票。 约莫十分钟后,杨长金买票回来,两位妇女告诉他,他的票买错站了,要回去重新换一张。杨长金一听赶紧转身去窗口换票。“我才在窗口站了两分钟,我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工友跟我说过,孩子千万不能交到陌生人手中。”杨长金转头一看,两个妇女领着两个孩子急匆匆地往外走,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人流中。 杨老汉当即丢下手中的行李拔腿便追,但奈何腿脚不灵活,追了一条巷子,两个妇女都不见了踪影。 只盼儿能认出老屋 杨天健和冯光碧当时还在广东,听到儿子丢失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两口子当天就坐火车到了武汉,到车站派出所报了警,并且录入了自己的指纹和DNA信息。两人还发动了武汉的亲戚,在大街小巷四处寻找,打听线索。“当时我们发动了十多人,印了上万份寻人启事,走到哪贴到哪,火车站、汽车站、电线杆子,到处贴,但大半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音信。” 把孙子带丢的杨长金背着巨大的压力,孙子丢失的画面像电影镜头一样每天在他脑海中重放,因为心生愧疚,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杨天健今年46岁,1998年他刚来东莞打工时,每个月只有七八百元工资,东莞待了两年,才攒下了1.2万元,但在武汉寻子大半年,这1.2万元早就花光了,还背上了不少外债。后来,他留下妻子继续在武汉寻找,而他则返回东莞打工。 2001年和2004年,杨天健冯光碧夫妇先后又生下一对儿女,如今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但一双儿女的降生并没有减轻他们的痛苦。 “我真的感觉愧对他们,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这18年间,只有在寻找他们时我们才感到自己在尽父母的责任。”冯光碧告诉记者,两个孩子走丢时,大儿子杨红春已经上小学,已经有一些记忆,所以,夫妻俩都相信,或许有一天孩子可以根据模糊的记忆找回老家。18年来,尽管乡下的老屋已经十分破旧,冯光碧还是坚持住在砖房中,为的就是有一天儿子找回来时能认出老屋。“老屋也没装修,跟18年前一模一样,如果我的儿子能找回来,他肯定还能记得这间老屋。” 18年跑遍中国 18年间,杨天健夫妇于2000年和2011年两次采血入库,先后联系了《今日说法》《寻找王》《守望》《宝贝回家》等平台,两人几乎跑遍了整个中国。为了省钱,他们每次都坐硬座火车,每到一个城市,连旅馆都舍不得住,只在火车站的座椅上躺一晚上,有时甚至在地下通道中铺上报纸,倒头便睡。渴了就接自来水喝。18年间,杨天健的所有收入都用在了找孩子上。 冯光碧说,杨红春是方形脸,小时候有些胖,小时候曾玩火烧过一堆稻草;杨彪是瓜子脸,尖下巴,小时候在外婆家门前玩耍摔在坡下导致手受伤,还曾到过东莞玩耍。 今年4月,在东莞打工的杨天健通过《广州日报》的报道获悉,济南有个“画家警探”叫林宇辉,他通过模拟画像成功帮助成都市民王明清找到了被拐24年的女儿,并且他的模拟画像技术已经越来越多地用在帮助打拐上,这让杨天健夫妇又看到了希望。 6月20日下午,杨天健坐了3天火车来到济南,将手中的图像资料拿给林宇辉看。两个孩子被拐18年,林宇辉特别理解他们的心情。他赶紧查看了他们提供的资料,一刻也不耽误。当晚,林宇辉根据两个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并根据小孩父母的模样,连夜奋战,一直工作到21日凌晨3时,经过8个小时的反复打磨、修改,绘制出两个孩子被拐18年后的模拟画像。 一旁的冯光碧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儿子现在的模样了。随着林宇辉的画笔不停地在纸上跳跃,冯光碧似乎感觉两个儿子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一夜过后,冯光碧两个儿子跃然纸上,当林警官拿给他们看的时候,冯光碧眼泪夺眶而出。抽泣着说:“是我的儿子,这是老大,这是老二。”冯光碧抱着画像泣不成声,“我抱抱我的儿子,妈妈好想你。”这一幕,令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动容。 杨天健说,在有生之年将两个儿子寻回,是他的心愿。如果儿子能被找回,他不指望孩子回到身边跟他一起生活。“我就想见他一面,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过得怎么样。”引起类风湿原因
孩子发烧抽筋怎么办
舒筋活络煲什么汤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