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云花老干妈郑继兰的花样人生

2018-11-28 13:25:14

云花“老干妈”郑继兰的花样人生

公司加工生产的保鲜花色彩艳丽12月22日消息:现年59岁的郑继兰被尊称为云南花卉产业的“老干妈”。她从一位地道的菜农成长为云南花卉产业的领军人物,这不仅花费了她20多年的青春光阴,而且期间她更是经历了无数的坎坷,然而,终她还是将鲜花产业做得风生水起。目前仅每年出口到日本、韩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的保鲜花就达6000万元。近日,郑继兰和特约聊起了她的花样人生。1995年,当地蔬菜价格跌至低谷,几分钱一公斤的白菜还无人收购,导致许多白菜都烂在了地里。而当时一个朋友在跟她闲聊时,告诉她街上鲜花的价格比蔬菜要贵4、5倍。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由于郑继兰平时就喜欢鲜花,听朋友这么一说,就买了一些玫瑰花苗种在自家的半亩菜地里。“当时相当辛苦,凌晨两三点起床采花,采完和儿子用自行车拖着一只插满鲜花的花桶到尚义街卖花,到的时候天都还没亮。”郑继兰说。据悉,当时昆明还没有固定的花卉交易市场,一般都是在菜市场、电影院门口兜售。由于尚义街又是菜市场,而卖花的郑继兰因为没有摊位而受到菜贩们的排挤,只能骑车沿街叫卖。当时昆明鲜切花的需求量较少,在当地基本卖不掉,看到种出的鲜花烂在地里,被逼无奈的她只能离家到玉溪等周边县市卖花。后来,经亲戚介绍,郑继兰和侄子随身携带4箱鲜花前往广西南宁。当时已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就在火车站附近的花店兜售鲜花,没想到却被抢购一空,而且每把5元的售价是昆明市场的10倍,这一天,她赚了1000元。郑继兰带着南宁的欢喜回到云南,立即承包了8亩土地扩大鲜花种植面积。此时的斗南花卉市场已开始逐步形成,种植的鲜花也越来越好卖,而且还能通过国际拍卖中心走向国外市场。由于郑继兰不识字,用以往面对面的对手交易方式面对日趋增加的订单使得她力不从心,仅仅记号码就让她煞费苦心。“虽然我在慢慢学着认字,但是遇到复杂的,我就通过那些自己能看懂的简单图案来代替,所以别人看我的日记本就像看天书一样。”郑继兰说。当郑继兰对越来越多的订单而忙得焦头烂额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将花卉大棚打的七零八落,被损毁淹没的鲜花价值达40多万元,多年的心血全部付诸东流。“当时可以说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好在老父亲、儿媳妇都说只要有人在,什么都是小问题,在他们的劝导鼓励下,我才慢慢重新振作起来。”郑继兰说。看多了凋零的花朵,郑继兰寻思着能让鲜花不再脆弱的方法。一次在和日本客户接触时,一盒保鲜花让她心头一亮。眼前一朵朵看上去和普通鲜花没有两样的保鲜花枝叶柔软、花瓣饱满、娇艳欲滴,不同的是普通的鲜花保鲜期较短,而保鲜花的质感、花型、花色却能够保持年,价格也是普通鲜花的10倍以上。当时国内的保鲜花还是一片空白,因此保鲜花蕴含着巨大的商机。郑继兰经过多次国内外考察后,在2007年引进了生产保鲜花的技术和专用设备批量生产保鲜花产品。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和高投入,她虽然对品种的选择、花材的培植等事无巨细,可年还是血本无归,损失了100多万元,几年的积蓄也几乎打了水漂。历经一次次的坎坷,郑继兰一如既往、持之以恒。如今郑继兰花卉有限公司每年生产的鲜花和加工的整枝保鲜玫瑰、保鲜玫瑰花束、阳光变色保鲜花等保鲜花产品远销国内外,成为业内久负盛名的花卉企业。目前,郑继兰除了自己动手制作保鲜花外,还自己动手创作保鲜花工业品。对于郑继兰来说,这几年有太多的挫折、也有太多的惊喜。“这些年来,我接触了很多国外的客商,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我感觉我很幸运。”郑继兰说。郑继兰虽然没有文化,不善言辞,却凭着一颗对鲜花事业热诚的心,通过近20年的坚持和努力,创造了“郑继兰”这个在云南花卉行业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她深耕云花20年,一步步见证了斗南从初花农沿街售卖发展到如今的斗南 花花世界。她说:“不久我就带着我的鲜花搬迁至斗南花花世界,打造自己的精品馆。”:

安徽灵璧:农博园盆栽花卉更新

长沙:望城区雷锋大道补种花卉和苗木

福建:厦门花卉产业需要各方多施“肥料”

湖北:小悟乡借势发力壮大苗木花卉产业

(来源:)

木材修补腻子
集装袋
喷砂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