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駕考學員指證被逼向考官進貢送是人情世故

2019/11/09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驾考学员指证被逼向考官“进贡” 送是人情世故新桂-南国今报 黄必成10月14日,曾是柳州荣兴驾校学员的张先生等人向今报反映,他们班8个学

驾考学员指证被逼向考官“进贡” 送是人情世故

新桂-南国今报 黄必成10月14日,曾是柳州荣兴驾校学员的张先生等人向今报反映,他们班8个学员在参加今年6月8、9日机动车驾驶员考试前,在教练的布置下每人集资了150元,让教练向考官“进贡”烟和钱,以便有人在考不及格时可以得到通融张等人还称,据其了解,教练让学员集资“进贡”已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而且现在集资的数额越来越大,“进贡”之风越演越烈,如果此风不刹住,将会给不少学员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学员:教练让每人集资150元“进贡”10月14日,刚刚获得机动车驾驶证的张等人接受了采访张等人说,他们8名学员原先都是在柳州荣兴驾校交了2400元不等的学费报名的,后来被集中到了航银路老飞机场那里学开车,负责教他们的是彭姓、罗姓两名男教练6月7日训练完后,彭教练就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布置了一个任务,说明天就要到设在古亭山的驾驶员考试中心去参加考试了,大家每人凑150元,买烟给考官,“你们如有考试不合格的就可能得以合格”张等人说,当天下午听到此话后,就有些学员心里不是很舒服,一是有学员认为自己有能力可以考试通过,不须交钱;二是学员打听到上一届每人的集资数额才100元,而这次因为班里人数稍少要提高到150元但8名学员终还是凑够了1200元(此后在考试中一名学员因身体原因不能参加完考试,给退回100元,数额变为1100元),交到一个学员那里,那名学员当晚就花420元钱买了两条香烟6月8日考试天,在古亭山考场那里,学员把两条烟交到了彭教练那里,彭教练当着大家的面将那两条烟塞进了考官的警车里,当天大家的考试都顺利通过张等人说,大家本来以为两条烟就可以搞掂了,那知道天考完试彭教练又交待,说明天主持路考的是另一个考官,“到时你们把500元现金准备好,让带队的罗教练送给考官”到了9日那天,在一名学员正在开车考试的驾驶室里,罗教练当着同坐在车上的3名学员的面,将一个“烟盒”塞进了正坐在副驾座进行监考的考官包里当天参加路考的7名学员全部顺利通过集资款剩下的180元,后来用于请教练吃饭张等人对说,他们之所以现在站出来指证,是因为他们问了包括同校别的班级和别的驾校的学员,发现教练让学员集资“进贡”在很多学员中已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但现在学员为了一本驾驶证,除了要交纳2000多元的学费外,还要集资来“进贡”,而且集资数额越来越大,“进贡”之歪风越演越烈,担心如果此风不刹住,将会给不少学员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这种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到了有关部门该管一管的时候了校方:不承认“彭教练”是本校教练面对学员的指证,作为校方的柳州荣兴驾校又有何说法10月14日,带着学员所提供的那张有“彭教练”参与的荣兴驾校学员毕业合影,来到了该校但校方不承认“彭教练”是该校教练校长徐兆军说,学校除了收取学员的学费外,从来不要求学员在考试前要集资向考官“进贡”,“如果有教练这样搞,那是乱来”徐还称,全校只有一名总教练,如果是这名总教练有此行为,学校将予以严肃处理,其余所谓的教练都不是学校聘请的,他们在外面“乱搞”学校并不知情如果有学员被教练要求交“进贡费”的,可随时向校方反映徐给留了学校总教练陆少忠的,让跟陆联系,以便搞清楚“彭教练”的真实身份教练:给考官送烟是人情世故昨日联系上了陆少忠总教练陆称,彭教练和罗教练其实都是荣兴驾校的教练,主要负责老飞机场那边的培训,但“彭向学员集资去向考官‘进贡’是乱来的”然而,当联系上彭教练时,他却不承认自己是荣兴驾校的教练他说,自己所做的事跟学校无关,“是外面的老板请去的”但他承认自己曾让学员集资的事,“两条烟我是接手过去的,但6月8日当天给考官的只是两包,不多,很正常反正那是人情世故”至于罗教练是否给考官送钱的事,他不知道“进贡”之风为何如此越演越烈吗它到底给学员和驾考行业带来什么危害请继续关注本报后续报道如果你也曾经有同样“被宰”的经历,可来电向本报反映和发表意见(:13324728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