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愿时光凝结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壹】  曾经有人说过,夕阳西下的那段时光是美好的,因为那时天与地汇合,融为一体。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几乎能让我们忘却

【壹】  曾经有人说过,夕阳西下的那段时光是美好的,因为那时天与地汇合,融为一体。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几乎能让我们忘却一切,完全沉浸其中,然而我们忘了,夕阳西下固然美好,但短暂美好之后,便将是无尽的黑暗。  每当夕阳的余晖将天空染成一片金色时,他总会出现在这片沙滩上。夕阳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在金色的天空下,他的脸被无限放大。这是一张俊美的脸。这是一双干净的眼睛。一滴泪自眼角悄悄滑落至脸颊,而思念如洪水猛兽般将他击倒在沙滩上……这一切的一切都缘起于一次任务。    【贰】  在一间宽大的办公室里,C国安全部长正在向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秀的年轻男子布置一项任务。他轻轻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少棠这次全靠你了。”他对他有信心,可又不免担心。此次来人身份不一般,万一搞砸的话,那可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  “部长请放心,我会完成任务的。”少棠稍一欠身后离开。部长看着他的背影,心说,像,太像了。记忆似乎又回到那段峥嵘岁月……  与此相对的,S国的王爷甘南在办公室里对自己的手下桑坤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明白,请王爷放心。”桑坤略微点头道。  “你可以出去了。”  “是。”  甘南王爷等到桑坤走后,他的眼睛瞄向墙上的那幅照片,大哥不是我心狠,只是你要把国家拱手让给人民,我决不能答应。    【叁】  几天后,C国机场,安全部长和他的两个助手智鹏和杰米站在安检出口,等待着友国公主的到来。没多久,一身休闲打扮的依莎公主和她的海蓝姨妈一起出现在部长和两个助手的面前。只见依莎公主摘下眼镜,看向众人,“我的保镖呢?”  “依莎小姐,少棠他已经在您的寓所里等候您的前去。”部长毕恭毕敬地回答道。这可是关系到两国之间的友谊,他可不敢怠慢。对于未出现的左少棠,依莎公主多少有点不满,一个保镖就敢这样擅离职守,这个国家的安全系数真的像父王说的那样高吗?她有点怀疑地坐上专车,直接开向位于近郊的寓所。  就在一行五人去公主寓所的路上,少棠则在寓所里忙碌着。他在每个地方都安装了摄像头,以便可以在监视器里查看人力所不能达的地方。他刚装好一切,公主他们就到了。部长把少棠介绍给公主,“依莎小姐,这位就是少棠先生,您的贴身保镖。”  依莎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你就是左少棠。”  “依莎小姐,以后你的一切行动都必须听从我的命令。”左少棠见多了这种颐指气使的小姐,对她的态度并没因为她的身份而有所好转,这只是他在履行的一项工作而已。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她,他是个,“我不会听你的命令行事。”她从齿缝里蹦出一句话后,转身离去,后面跟着部长和海蓝姨妈。  夜幕逐渐降下来,依莎一个人坐在泳池边上看着庭院里的灯渐渐亮起,小女孩的心思悄悄爬上心头。她是骄傲的,所以就算有泪,她也只想在无人的地方悄悄掉落。当她有这样一个念头时,少棠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小姐,想要去哪里?”  “我想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你别忘了,我是你的保镖,所以你想去哪里,必须告诉我。”  “你!”依莎气愤地说道,“我不想去哪里,想睡觉了,可以吗?”说完,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少棠见状,转身走向监控室,查看房子里正在发生的一切。天以他们的争吵结束。    【肆】  依莎虽然是S国的公主,但是在C国,她的自由完全被剥夺。她每天的活动场所只有房子里面而已,完全就像是被软禁了一样。这不,她正在打电话给她在C国认识的朋友,“薇菈,你知道吗?我在这里跟坐牢没什么两样。”  “那要不我过来陪你,好吗?”  “好啊。”寂寞的依莎听到好友来陪伴自己,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当薇菈从外面进来时被少棠盘问了一番,确定她的确是依莎小姐的朋友后才肯放她进去。虽然如此,但是二人的举动还是被少棠监视,她们都觉得很不自在。终于,待薇菈离开之后,依莎再也无法忍住,向少棠再次发飙。少棠依旧一副这是我的工作,你必须听从我的表情,令依莎气结也无奈。  深夜睡不着的依莎来到泳池里游泳,少棠则在监控室的监视屏里看她游泳。她的样子很像一条美人鱼,看着她,他的心不知不觉地砰然一动。这时,他发现监视屏里已经没有了依莎的身影,担心她安危的他,连忙跑到泳池,只见依莎从泳池里出来,犹如海豚一样从海中窜出海面,还带着串串水珠。俩人四目相对,眼神中流露出似有若无的情愫。  少棠心里有个声音在警告他,不可以动情。他冷冷地说,“小姐你该回房休息了。”  “我还要继续游。”依莎不理会少棠,脚一蹬,又开始游泳,但她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令她很不舒服。她游到他面前,问他看够了没有。他回答,保证她的安全就是他的职责。她无奈,只好上岸,愤恨地盯了他一眼。在她转身的时候听见有人落水的声音,转身见他在泳池。她问,他却嘻笑着说,不服气可以陪他一起游。她气结,转身离去。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天,当依莎从楼上下来时,发现保镖不是少棠,细问之下才知少棠休息,她心里有些失落。她想出去,不想像只金丝雀一样被关在笼子里。看看那个保镖,想想都不可能。想找人吵架,但吵架的对象不在,总之这一天,哪都不得劲。    【伍】  第二天又是少棠的班。依莎一下楼就见到少棠站在客厅里,相比昨天,今天的她俨然多了几分精神。她提出想要去外面走走,但被少棠拒绝。她生气地从少棠手里夺走钥匙,这次,她要自己开车去购物中心。担心她出意外的少棠,不得不妥协,带她去购物中心。在路上,他发现有尾巴跟踪,几个急转弯后,终于甩掉尾巴。  在购物中心里面,少棠站在一边盯着依莎。这时,他发现前女友美莎正和一个男子手挽着手从楼上下来,想要上前打招呼,却发现不知道该用怎样一种方式,只好任由他们从他眼前消失,他唯有留在这里一个人默默回忆曾经美好的过往。当他转身看依莎时,发现她已经不在原地。  他四处寻找她的踪影,终于让他发现了混在人群中的依莎。就在这时,他发现潜藏在人群里的那个形迹可疑的人,只见他带着面具一步步移向依莎。时间不等人,如果再晚一秒钟,依莎可能就要受到伤害,来不及多想的他,一个箭步冲向那个带着小熊面具的男人,将他扑倒在地的同时,依莎也因为重力的关系而摔倒在地上。那个男人艰难的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果给依莎,原来他只是商场的一个糖果促销员,想要向依莎推销糖果而已。  依莎很生气地盯着少棠,“难道你一定要这样吗?”  “保护你,不让你受到危险就是我的工作。”  “他们接近我,难道就是要伤害我吗?你是不是把每个人都想得太过于阴险了。”依莎拒绝少棠的帮助,一瘸一拐地走向汽车。一路上依莎都鼓着腮帮子不理睬少棠,车内的气氛一时显得有点沉闷。    【陆】  几个人回到住处,智鹏和杰米已经等在那里。少棠一言不发在办公室里生闷气,而依莎则在楼上大发脾气,一定要换掉少棠,这正中少棠心意,他早就不想干这档差事了。晚上,少棠收拾好行李,从房间出来,正好遇见正在乘凉的依莎,“你以后都不用再面对我了。”  “你可以不走吗?”  “对不起,我心意已定。”少棠边说边往院子的大门走去。依莎追出去却不慎跌倒,少棠连忙抱起她来到客厅,然后仔细地帮她查看脚踝。这让依莎的心怦怦直跳,这是她次看见如此温柔而又细心的少棠,“对不起。”  “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我的脚不疼了。”  “真的不疼了吗?”少棠又往手心里到了点药酒后用力搓揉了几下。这时海蓝姨妈从外面进来,“你们在干什么?”  “姨妈,您别这么紧张。我不小心摔倒了,他在帮我呢。”依莎告诉姨妈事情的原委。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海蓝姨妈喝退少棠。  “依莎小姐,谢谢你还愿意让我做你的保镖。”少棠说完后向她们行礼离开。  依莎望着少棠离去的背影,感受着之前少棠对自己的温柔,不觉低头窃笑。洞察敏锐的海蓝姨妈及时捕捉到她这一信息,告诉她,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却又不能向她明说国内的局势。依莎有点生气,之前他们都劝自己不要换掉少棠,现在她真的决定不和少棠斗嘴,一切行动都听少棠指挥,为什么又要改变态度呢?她不明白,难道公主就不能有爱情了吗?  “好了,姨妈,我累了。”依莎不想再继续纠缠于这个问题上,下起逐客令。海蓝姨妈见此只得离开,她不希望依莎受到伤害,那是她对姐姐的承诺,也是这么多年来为什么甘愿留在国王身边而不提出嫁的原因,她又看了看依莎,“依莎……”  “姨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依莎把她推出房门外。转身,她在窗前望着院子里的少棠,心里有种不曾体验过的感觉,心仿佛一下子有了停靠的港湾,那个港湾可以为她遮风挡雨还很安全。同样的,楼下的少棠看着楼上依莎房间的灯由亮转暗,嘴角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两颗年轻的心,仿佛在一瞬间拉近了许多。    【柒】  虽然依莎一再表示薇菈是她的朋友,可是少棠依旧不放心。派人将她的身家背景调查的一清二楚,然而正因为这样的调查却令少棠大吃一惊,原来薇菈的背景并不像她所说的那么简单,联想到之前去购物中心的尾巴,他心头惊出一身汗,该不会依莎的身份已经曝露?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依莎要小心薇菈,一个不速之客却突然造访他们的寓所。依莎看着美莎和少棠之间的亲昵举动以及他们温情款款的对话,心里一阵阵泛酸。等到美莎走后,依莎故意找茬和少棠顶嘴,少棠则追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依莎心里难过,问他,对她为什么不能像对其他女孩子那样温柔?还是说,他喜欢那个叫“美莎”的女孩?他警告她,不要打听他的私事,这与工作无关。  依莎非常生气,她一把拉住少棠的手,逼迫他回答她的问题。俩人在拉拉扯扯之间双双跌入泳池里。“少棠,你没事吧?”依莎的担心表露无遗。少棠因为担心她是否受伤,神情很是紧张,“依莎,你怎么样,有没有事?”他看着她,她盯着他,眼神中的情意彼此都能懂。他有点动情地想要去吻她,但却被她慌张的逃开。她的动作也令他清醒了许多,又回到原来的那个他,“你能自己走吗?”  “我可以的。”依莎扶着泳池扶梯走上甬道。少棠跟在后面。  来到岸上的少棠紧张的为依莎披上浴巾,“小心别冻感冒了。”依莎问他,“你是不是真的关心我?还是因为这是你的工作?”  “我每天都在关心着你,并不是因为工作。”少棠动情地说出了心底里想说的话,他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女孩,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就让这一刻永恒,是他此刻内心真实的想法。她看着他的眼睛,相信他所说的一切。月光轻轻倾洒下来,使得周围的一切都很柔和,气氛却被依莎的喷嚏声破坏。  “我看你真的应该回房间了。”  “嗯。”  俩人在泳池边的过道上分别。没多久,依莎又出现在客厅里,将药盒给他,叮嘱他一定要记得吃。少棠拿着药盒看着依莎上楼,脸上浮现笑容。回到监控室的少棠,一遍遍回放着他和依莎落水的情景,痴痴傻笑。这种傻笑的表情同样出现在依莎的脸上。    【捌】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着,依莎和少棠的关系逐渐在趋于明朗化。S国王爷,依莎的亲叔叔派出的杀手正在伺机寻找暗杀的机会,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他们寻到下手的机会。薇菈将依莎骗至一个偏僻的地方,突然用枪对准她,“依莎!”  “薇菈!”依莎不明所以地看着她,“薇菈,你在干什么?”  “依莎,对不起。我接近你其实是有目的的,要怪就怪你那个叔叔吧。”说完薇菈扣动扳机,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少棠突然扑倒薇菈,薇菈肩膀的胎记赫然呈现在少棠的眼前,是妹妹!她真的是我的妹妹吗?就在少棠犹豫之际,薇菈突然起身扑向依莎,用枪抵住依莎的额头,逼迫少棠不要靠近她们。  “薇菈,你不要这样,有话可以好好说。”  “你闭嘴。”  “薇菈,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依莎到现在仍然不相信薇菈这么善良的女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一定是遇到她不能解决的困难了。  “你给我闭嘴。”  “薇菈,你是我的妹妹薇菈,对不对?”少棠看着面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我不是你的妹妹!”  “你是。”少棠很确信的盯着她,轻轻哼唱起那首妹妹喜欢的歌谣。薇菈的记忆一下子复苏,她松掉了抓住依莎的手,手上的枪也颓然掉落,这时她发现旁边还有其他杀手正在伺机而动,突然大喊“小心!”扑向依莎,从其他地方射出的子弹正中她的背脊,薇菈翩然倒在少棠的怀里。  “薇菈,你醒醒!”少棠摇晃薇菈的身体。薇菈艰难地睁开眼睛,从齿缝里蹦出,“哥哥,谢谢你!”说完,两眼一翻,嘴角流出猩红的血液来。  依莎看着满手是血的少棠和香消玉殒的薇菈,想要说安慰的话,却又说不出口。她想要恨薇菈,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她想要离开,双脚却如灌了铅一样沉重。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楞由清醒过来的的少棠带她离开这里。   共 612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急性附睾炎的症状都有那些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