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牛倾诉曲折电影路曾偷师李宗盛马楚成图

2019/10/13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阿牛倾诉曲折电影路 曾偷师李宗盛马楚成(图)《初恋红豆冰》海报 阿牛饰演BOTAK阿牛  新浪娱乐讯 马来西亚音乐才子阿牛的电影处女作《

  阿牛倾诉曲折电影路 曾偷师李宗盛马楚成(图)

  《初恋红豆冰》海报 阿牛饰演BOTAK阿牛  新浪娱乐讯 马来西亚音乐才子阿牛的电影处女作《初恋红豆冰》将于9月9日在国内公映,从华语歌坛的热门歌手成功转型成为电影演员之后,阿牛一度曝料怀有电影梦,并筹备多年推出这部纯爱电影。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在电影圈越走越高的阿牛,进入电影界的份工作只是小剧务。阿牛并没有在剧组里按部就班地走着导演路,这份打杂的工作和马来西亚落后的电影工业让阿牛看不到将来,他在这个岗位上只待了一个月就离开了。之后他当了歌手,并通过歌手这条路经过诸多努力曲折地当上了导演。他说:“现在回头看,透过职位的对比就非常清楚了。我真的很幸运,自己是在一个挺舒服的位置去学电影的。”“以逸待劳” 先当歌手后圆梦  阿牛承认《初恋红豆冰》里面有自传成分,而易桀奇扮演的哥哥一角就很像当年年轻气盛的自己。从小梦想拍电影的阿牛跟父亲吵了几架,赌气跑去吉隆坡的电影公司上班。不过职位却是整个剧组的剧务,干的无非是买饭、开车这些打杂的活。好景不长,阿牛个电影职业只维持了一个月,阿牛坦言道:“那个时候真的被吓到了,没想到在马来西亚拍电影会这么辛苦。”于是拍电影在当时阿牛的眼里是一桩遥不可及的愿景。  之后,阿牛决心通过求学的方式完成自己当电影人的夙愿,“本来我是要去美国大学念电影的,后来因为我当了歌手就念不成了。”如今回想起来,阿牛倒是有些后怕,“幸亏当时没去念。如果我去念了电影,直接投入到这个行业的话,我很可能会迷失在电影的技术中。”  阿牛当歌手的过程反而让他有机会接触到很实际的电影操作,比如他以演员的身份参演了香港金牌摄影师马楚成执导的《夏日么么茶》和《浪漫樱花》。从当剧务到拍《夏日么么茶》,距离不过五年的时间,但待遇的提高不可同日而语,阿牛感慨地说:“我当剧务的时候是没椅子坐的,而在拍《夏日么么茶》的时候,我是演员,不仅有椅子坐了,而且坐上了亚洲电影工业重镇--香港的椅子。” “反客为主” 演戏空余学拍摄  与马楚成导演合作拍戏的时候,阿牛会想很多,他专门留意马楚成是怎么和摄影师沟通的。阿牛说:“马楚成是个很细腻的人,摄影师出身的他对色彩、画面的空间感、灯光怎么打都很有讲究。我主要学到怎么领导一个摄影队伍去完成该完成的画面。”学美术、摄影出身的阿牛,自认对画面的掌握能力要比音乐强,他说:“当时我拍《夏日么么茶》心中有些不甘,我觉得马楚成做的我也能做到。”  阿牛坦言自己去美国大学念电影的话,不见得会比在香港片场直接吸收的多和快,片场的大部分东西都是电影学院里不会教的。香港电影就像一个江湖,里面很多师傅不是从电影学院学出来的,他们是从助手到摄影指导,一步步摸爬滚打出来的,他说:“我从他们身上学的不是技术,而是与人沟通的技巧。”后来拍《初恋红豆冰》,与摄影师沟通的时候让阿牛觉得简单了许多。“声东击西” 探班为名学写词  除了画面,台词对导演的功底也很重要。香港导演的画面能力非常强,但台湾却是一个文字掌握得很好的环境。阿牛说:“创作台词就像写歌词一样,需要不断地去磨,对于这个能力给我影响深的是李宗盛大哥。”  阿牛在录音棚亲眼看李宗盛调教梁静茹唱歌,“大哥不是教静茹你这个音怎么转,而是教她这首歌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唱给一个年轻的男人听?还是一个小女孩唱给一个比较大的男人听?”这句话潜移默化地刻在了阿牛的心里,音乐给人情感的其实不是音符,就像电影给人的情感不是画面跟声音,画面和声音只是包围情感的一层皮。阿牛深有体会地说:“演员必须要用自己的方式说出口,才能牵动他自身的情感。《初恋红豆冰》中的台词就是到演员口中、进入演员身体、再变成角色出来,成为能打动人、有生命的东西。”  (和颂世纪)

  上一篇:刘锡明:当年离开香港不关倪震的事

  下一篇:井柏然单飞出唱片 BOBO组合名存实亡(图)

夏商西周
西甲
资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