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侯僵相 第六章 爸爸去哪了

2020/02/15 来源:云浮信息港

导读

亡侯僵相 第六章 爸爸去哪了雨停,天晴。朴克再三仔细地阅读报告,绝了!双命体,拥有两种生命生灵,一种显性,一种隐性。显性生命指

亡侯僵相 第六章 爸爸去哪了

雨停,天晴。

朴克再三仔细地阅读报告,绝了!

双命体,拥有两种生命生灵,一种显性,一种隐性。显性生命指表现出来的生命性状,隐性则收敛。只有当显性生命消失,隐性才会出山。

项晓羽就是双命体,他的显性是人命,隐性是另外一种从未了解过的存在。

在被放在冷库的时间里,项晓羽的身体机能自动合成了全新的血液,并且长出来更加结实的骨头,所有器官也异常活跃,那颗豹子心也没有任何排斥反应。

撒旦给的报告中有血液分析,项晓羽的血型是α+β,朴克当时就哭了。

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

……

……

项晓羽被转移到了校内私人医院,同霍病和成吉思寒住一个病房。

他慢慢地撑起虚弱的身体,脸色蜡黄,嘴唇发紫,双目虚张,模模糊糊中看见另外两张病床上躺着熟悉的身影。

“病秧子…寒子…你们…”

说完,项晓羽从床上噗通摔落。

恰巧花海心进来给他们换药水,赶忙把他扶上床。

“熊孩子,能别瞎折腾了吗!”

“这是哪…我妈在哪个房间…”

“额…”

“她现在应该住在天堂的茅草房吧,雾气腾腾,她正在蒸馒头,夕阳下,她冲我笑…”

项晓羽说着说着,不动声色地哭了,灵江村村尾那间茅草房再也不会炊烟袅袅了。

“想吃馒头,姐以后给你做,以后你就是我花海心的亲弟弟!”

花海心此刻同情心泛滥,高冷的形象烟消云散。

“我不要姐姐,我要妈妈,妈妈!妈妈!”项晓羽要疯了,再次摔下床,在地上爬来爬去。

“妈,等我,我马上来!”

项晓羽又看到他的母亲站在窗口向他招手,他要打开窗口跳下去了。

一个针管插到项晓羽屁股上,世界安静了,这条命保住了。

“非得镇定剂才治得了你!”

项晓羽醒来后,不再哭爹喊娘了,所有的情绪全埋在了心底,因为他看到还有两个昏迷不醒的兄弟。

“他们…怎么了。”

“你躺好,我慢慢跟你说!”

……

……

“赵飞云,此生不灭了你,我枉为人!”

项晓羽打翻了盐水瓶,摔毁了仪器。

花海心上来就是一耳光!

“你睁大眼睛看看!你的兄弟差点被打死,他们为你牺牲的还不够多吗?我求你

!清醒点好吗?这个世界会还你一个公道,而你要好好活着,你的价值在未来!”

活着,还活着!未来,还未来!

一个星期后,兄弟三人都恢复差不多了,霍病的伤口还没有痊愈,不过适当的活动还是可以的。

“我就知道,羽哥肯定没事的,寒子我没骗你吧!”

“羽哥,我想死你了,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成吉思寒痛哭流涕,泣不成声。

“我…也想你们…”项晓羽第一次说这种话,听得他们鼻子发酸。

“三轮车还在,我怕你们私吞咯!”

画风一转,化泪为笑。

过几天就是赵北跟任天行的见面会了,老账新账一起算。

“孩子们好!”

任天行亲自来看望兄弟三,身后跟了两个保镖,提着装满的果篮。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任校长,我想你们已经见过了!”花海心介绍后接过果篮,成吉思寒立马吃了起来。

“大恩不言谢,要不是您…”霍病鞠躬握手,半天说不完一句话。

项晓羽又跟任天行见面了,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点点头。自打结下一面之缘,剪不断,理还乱,常碰头。

“别这么说,是你两小子命大,我那天只是赶巧了,就算没有我,肯定还会有别人出现的!年轻人,这是你们的福报!”

“福报…在哪?快出来给我看看!”香蕉还没吃一半,成吉思汗翻开全身口袋,裤脚袖口不停地搜索,像是在搓澡。

“寒子…能不能少说点话…香蕉还堵不住你的嘴!”

成吉思寒立马闭上嘴,小口小口地吃着香蕉,乖乖地思考着福报的事情。

“说来也神奇,你霍病的血液竟然是凉的,被冰压了那么久也没事!”

“我是冷血动物?”

“我就知道,怪不得你天天骂我…”成吉思寒小声地嘀咕着。

“你……”

“寒子你也不赖,你最近的血液温度是常人的三倍,把我针管烫坏好几根!”花海心在一旁说道。

都是怪咖,全聚一起了。

三兄弟点了两个,还没有好好谈论项晓羽,任天行把他叫了出去!

“项晓羽你跟我来一下!”

“校长再见!”

“校长慢走,以后常来……”

“呵呵,好,同学们再见!”

“寒子,能不能少点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哼,你个冷血动物!”

“你个热血王八!”

“王八血是热的吗?”成吉思寒突然认真起来。

在一片霍病跟成吉思汗打闹声中,项晓羽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

“校长,我们这是去哪啊?”

“带你见一个人!”

任天行支开保镖,两个人走在通往校长室的飞桥上,再也没有过多余的交流。

“来了!”

“好,你下去吧!”

“嗯!”

任天行把项晓羽带到校长室就告辞了,给他们两独处时间。

“找个地方坐吧!”

“好…”

“咖啡还是茶?”

“白开水!”

“年轻人口味淡啊,淡点好,淡点好!”

项晓羽跟朴克坐在沙发上,喝着刚烧好的白开水。

“好烫!”

“傻孩子,慢点来,心急喝不了热水!”

太像了,跟他当年一模一样,朴克心里嘀咕着。

“您叫我来不会就是喝白开水吧,我看任校长对你点头哈腰,他不是这个学校最大的,您才是!”

“嗯!还有那!”

“你戴着面具,不敢真面目示人,又有这么高的地位,是在藏些什么?江东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都知道,就是猜不到您是哪位?”

“那你听过朴克这号人物吗?”

“你是……”

“正是!”

朴克缓缓摘下面具,一看,吓一跳,不就是一个糟老头嘛!

“传闻中您早就…怎么会!”

“十五楼,你不也没事吗?”

“我…你…”

“孩子,我们是同类!”

同类?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对你说我们是同类,那心情,神经病啊!本来朴克这个身份就已经够离奇了,现在又用同类来吓唬他。

“别紧张,来首音乐吧,喜欢听什么?”

“《天地不容》!”

“不修片善,天地不容!这么巧,我最近也喜欢这首歌,大家都是爱音乐的人,至少这点我们很相似!”

朴克把一盒磁带放入老旧的收音机,沙哑的音乐声中流出无尽的年代感。

“同类!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从十五楼跳下为什么还活着?我父亲到底是谁?”

项晓羽从未一下提出过这么多问题,从未感觉自己离答案是如此接近。以前上学都是老师提问他,每次都是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这首歌是哪部电视的主题曲!”

“《还珠格格》?”

“不是!”

“《倩女幽魂》?”

“也不是!”

“我很少看电视剧的,家中没有电视…”

“原来如此……你等一会!”

朴克取来笔墨纸砚放在茶几上,行云流水,一副墨宝大告成功!

僵!

“呵呵,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是僵尸?”

“嗯,我们都是僵尸!”

“你大爷啊,这大学我不上了,什么玩意!”

项晓羽感觉自己进了精神病医院,越想心里越发麻。

“慢着,你不想知道自己父亲吗?”

项晓羽刚要走,停住了脚步。

“说!”

“我们曾经是同事!”

“同事?确定不是同类?”项晓羽嘲讽道。

“也是同类!”

“还想耍我到什么时候,我爸是僵尸?”

“你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说,都说了心急喝不了热水!”

最后,项晓羽还是听他细细道来。

朴克说,他跟项奇,还有花海心,全都来自另一个世界―元界。

元界生存着成千上亿种奇异生灵,僵就是其中最强大的生灵之一。僵形成了种族,不断壮大,拥有高度发达的文明,维护着元界的和平与秩序。

然而,佞,另一个强大的种族,世代与僵为敌,想要吞灭僵族,占领元界。

后来僵族遭到佞族偷袭,防御系统被破坏。僵皇率军浴血奋战,最后被杀。僵族大败,上万的僵族子民沦为阶下囚。最后,佞占领了元界,到处掠夺资源。

项奇本是僵皇手下大将,把僵皇的魂魄收入御灵石内,逃脱途中无意间闯入这个世界。

朴克是帝师,看着僵皇长大的。他跟着僵族长公主花海心,也一起逃亡过来。

元界一日,人间一年。

他们刚到这个世界就碰上了鸦片战争,项奇与他们走散,孤单一人,直到认识了项母,一见钟情。

项奇为了保护僵皇,把御灵石里的魂魄注入项母体内,变成了自己的孩子。这样僵皇有了人血,多了一条人命,掩盖了僵尸的身份。

……

……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项晓羽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你看一下这份报告!α血型是僵特有血型,β是皇族血型,只有僵皇才是α+β。知道这么多年为什么江东大一直免费为全国学生体检吗,我就是希望突然有一天可以看见一个α!今天,让我等到了!”

项晓羽心中一万只霸王龙奔腾过,本来高中数学就不好,一听到αβ就想到了三角函数的丑恶嘴脸。血型,双命体,这些更让他想起了无法言说的痛―生物,每次老师提显隐性都叫项晓羽,不会,去后面站着!

苍天啊,命苦!我只是想知道我自己是谁,你不用这么对我吧!

“看得懂吗?”

“将就…”

“您后来找过我父亲吗?”

“找过…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他是个忠臣!”

“谁干的?”项晓羽越说眼越红。

“佞!”

佞为了追捕僵皇也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只找到了项奇,本来也准备杀了项晓羽。空间法则规定不可以杀害别的世界生灵,那个时候项晓羽还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侥幸逃脱。

“麻将是怎么回事?”

“佞的惯用手法,他们穿西装,打领结,开跑车,杀人就是请去打一圈麻将,所有的法阵都在麻将桌上!”

“父亲打不过他们吗?”

“为了你,打不过…你父亲声称自己吞了僵皇的魂魄,所以…”

项晓羽端起滚烫的白开水,一饮而尽,双目充满血丝。

“象棋,扑克…你们起的都是什么名字?”

信息量太大,项晓羽的内存已经严重不足。我的手下变成了我的爸爸,然后为了救我死去了,而我只是体外受精的产物?

系统接受不了这个思想,胚胎移植算不上,比起石头里蹦出来的好不了多少!

说完,他把报告撕了扔进垃圾桶,夺门离去。

朴克一声长叹,收了茶杯,关掉录音机,看向窗外。

“要变天了…”

标签

友情链接